新建医院负债2亿?扬州办理的这起案件被省里列为典型案例

9月10日上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召开全省检察机关民事虚假诉讼监督工作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了“全省检察机关民事虚假诉讼监督典型案例”。

全省检察机关民事虚假诉讼监督

典型案例

目录

案例1:“掏空”医院的假官司

案例2:诚信彩票网投app破产,凭空冒出一批“债主”

案例3:巨额财产纠纷从开庭到执结仅用8天?

案例4:徐州铜山:刺破5400万虚假诉讼疑云

案例5:检察监督“剑指”虚假诉讼  维护司法权威

案例6:清洁工花4800万元买下5套房 检察官抽丝剥茧还原虚假诉讼真相

案例1

“掏空”医院的假官司

江苏扬州:两级院联动,破获一起巨额虚假诉讼窝案

一家刚刚建成的医院,尚未投入使用,便被众多债权人起诉,累计债权18笔,债务数额超2亿元。经扬州市两级检察机关密切跟踪监督、深挖彻查,揭露了民间借贷纠纷里暗藏的4起虚假诉讼案,涉案总金额高达6000多万元。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对扬州市检察院提出的这4起再审检察建议案件作出再审判决,均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这宗虚假诉讼窝案终于迎来了“拨乱反正”。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对此点赞:监督有力!

新建医院负债2亿,债主怀疑有假举报

扬州市运河北路上,一片楼宇已经初见规模。按照公示牌上的规划,这里应该是一家二级甲等医院,为广陵新城周边十余万群众提供医疗服务。然而,这片大楼却一直空空如也,与周边热闹的街市极不搭调,其中缘由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21世纪第一个10年,我国民营医院快速发展,陈某晴也不甘人后,拉来大学同学丁某和自家兄弟陈某林,雄心勃勃地要建一家二甲医院,并将其命名为扬州市广陵区甲医院。但在支付拆迁成本和土地租金后,他们手上的1300多万已告罄,只能另寻新的投资人。这时,他们遇到了王某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终于达成合作意向,王某华愿意出资4000万收购医院50%股份。由于手头资金不多,王某华便以甲医院作为担保,向一个叫刘某波的老板借款3000多万,陆续投入到甲医院的建设中。

2013年底,甲医院大楼初具规模。然而王某华尚未来得及办理股权变更取得医院控制权,就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初,院长丁某也突然“人间蒸发”。

刘某波眼看自己的3000多万就要打水漂,于是把王某华和甲医院共同告上法庭。法院判决甲医院偿还刘某波借款本息4600余万元。

孰料,进入执行程序后,刘某波才得知,2014年至2015年,甲医院被众多债权人起诉,累计申报债权人14人,债权18笔,数额超过2亿元。债务官司加上法人代表失踪,甲医院恰如多米诺骨牌轰然倒塌。而甲医院仅剩下一栋空楼可被拍卖,却只拍得执行款为6000多万元执行款,属于严重“资不抵债”。

一家医院初建成还未运营,怎么会欠下2亿债务?刘某波怀疑有人趁机浑水摸鱼,打假官司,遂向检察机关控告举报:“甲医院2亿元债务里有假!”

两级院联动,剥茧抽丝揭开虚假诉讼面纱

2015年年底,扬州检察机关收到刘某波的举报后,立即启动虚假诉讼上下一体化办案机制。由扬州市检察院统筹把关,联合广陵区检察院展开初步调查,调阅了以甲医院为被告的全部案件材料,发现其中疑点重重:一家刚建成医院,尚未投入使用,如何欠下两亿元债务?

经查,这些案件共有10多起,案由多是民间借贷纠纷。经过仔细梳理,承办检察官发现,其中有4起案件较为可疑,起诉标的少则600多万元,多则3000多万元,但原被告双方均是当庭达成调解协议。

其中,涉案3000多万元的案件原告为陈某红,定居在美国。她诉称,甲医院多次向其借款,逾期不还,并向法庭提交了27张借条及对应的36笔银行缴款凭证,以证明甲医院共向她借款3000多万元。

在审查该案卷宗时,检察官发现其中颇有蹊跷:原来,这个陈某红并非外人,而是甲医院两名股东——陈某晴、陈某林两兄弟(以下简称陈氏兄弟)的亲姐姐,该案在审理期间,陈某红并未出庭,而是委托其另一个弟弟全权代理,甲医院的诉讼代理人则是该医院总账会计阮某波。从庭审笔录中看,原被告双方在法庭上,一派和气,并当庭达成调解协议。

最为奇怪的是,27张借条模板不仅雷同,而且钱款去向并非甲医院公有账户,而是陈氏兄弟个人账户。这就意味着,这些债务很有可能是陈氏兄弟与陈某红的个人债务,而非甲医院的债务。

为了查清这些账目问题,检察官跑遍了案件涉及的所有银行,结果发现,案涉资金大多数是“一日游”,即刚汇入陈氏兄弟账户后,一两天内就被转入陈某红账户。2012年11月15日,陈某红将600多万元汇入陈氏兄弟账户后,当天便“原路返回”。

掌握这些疑点后,承办检察官认为,该案很可能是一桩精心策划的假官司,遂决定与甲医院的涉案人员展开正面交锋。

敲山震虎,三天挖出6000多万虚假债务

“深入调查后我们发现,借贷纠纷、调解结案、原被告属于亲戚关系,虚假诉讼案件的这些典型特征,在这起案件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扬州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负责人介绍,“由于两级院领导高度重视,投入了较大的检察力量,所以前期调查相当扎实,案件突破很快,仅仅花了三天时间。”

第一天,承办检察官首先找来甲医院的会计兼诉讼代理人阮某波,就掌握的陈某红与陈氏兄弟的关系、借款资金流向等事实连续发问,彻底击垮了阮某波的心理防线。阮某波承认,为了挽回甲医院投资失败的损失,他在上司——陈氏兄弟指使下,伪造、变造借条、账目等,配合原告方进行虚假诉讼。阮某波随即被公安机关拘留。

第二天,承办人正面接触陈氏兄弟。面对铁证和阮某波指证的事实,陈氏兄弟不得不交代,筹建甲医院失败后,他们眼看多年的积蓄全部打水漂,心有不甘,为了挽回损失,他们想到了找人打假官司。但两人交代,仅与陈某红的借贷纠纷案系假官司,其他债务关系均是真实的。

果真如此吗?将陈氏兄弟移送公安机关后,检察官想起了甲医院另外几起可疑案件,案件无论是证据还是调解过程,几乎和陈某红案是同一个“套路”。

第三天,为探虚实,承办检察官决定“敲山震虎”,遂追问陈氏兄弟:“顾某、刘某的案件呢?你不想把这些事说清楚吗?”陈氏兄弟一听大惊失色,以为全部被检察官识破,因此,乖乖低头认罪,并交代了犯罪事实。原来,顾某和刘某是陈氏兄弟的同学,也是债主。2012年年底,甲医院被多名债主起诉后,顾某、刘某也开始向陈氏兄弟要债。陈氏兄弟便开出了一个条件:只有两人去法院起诉甲医院,才能拿回借款。后顾某、刘某便拿着陈氏兄弟捏造的借条等“证据”,到法院起诉甲医院,这两起案件的涉案执行标的分别为813万元、823万元。

此后,检察官又引导公安机关继续固定证据,锁定了陈氏兄弟、阮某波等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链条,并挖出了第四起赵某虚假诉讼案,涉案金额600万元。

至此,扬州市检察机关通过一条举报线索,共挖出四起虚假诉讼案,涉案金额合计6000多万元,检察机关还向公安机关移送了相关人员的犯罪线索。

刑民协作,打造虚假诉讼查处“扬州模式”

2016年4月至9月,扬州市检察院就四起虚假诉讼骗取的民事调解书向扬州中院提出4份再审检察建议,认为这四起案件双方当事人以虚构法律关系、捏造事实、伪造证据等欺诈手段,骗取生效民事调解书,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同时,为防止扬州广陵区甲医院6000多万元的执行款分配错误,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4份中止执行的检察建议。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四份中止执行检察建议及时采纳、中止执行,并于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先后对该四件虚假诉讼案件予以再审,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案外合法债权人利益得到了维护。2018年8月,陈氏兄弟和阮某波被法院分别以妨害作证罪和帮助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

不仅个案查处有力,扬州市检察机关还加强机制探索。“虚假诉讼往往民、刑法律问题交织在一起,存在取证难、查处难等问题。”扬州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负责人说道,“甲医院案的成功办理,探索了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协作办理虚假诉讼监督案件的全新模式。”

2017年、2018年扬州市、广陵区检察院分别与公安机关会签《关于加强虚假诉讼查处中民事检察与刑事侦查协作配合的意见》,规定了检、公在虚假诉讼的调查核实、当事人信息查询、刑事犯罪移送等方面的协作流程,有效破解监督难题,打造虚假诉讼查处的“扬州模式”,该模式得到省委政法委、最高检民事检察部门的认可。

编辑 费佳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