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童话366夜故事】众香清梵

作者:涂晓晴

公元1750年朝会上,乾隆皇帝又提出南巡,有大臣反对,列出各种委婉的理由,什么国务繁忙啊,圣体要紧呀,舟车劳顿,南方潮湿啊,说白了就是不许去。

乾隆对众大臣说:南下计划,是朕打小就有的。除了巡查河工、盐运、漕运、完税、织造等等,主要想追寻圣祖皇爷爷的圣迹。

皇帝是人,大臣也是人,孙子对爷爷的膜拜之旅,这还有什么好意思反对的。

公元1751年,乾隆皇帝侍奉皇太后,带着皇后、妃子、众位大臣及三千随从六千船工,浩浩荡荡“举家倾朝旅游”。一路上检查黄河、淮河治理情况,祭拜泰安孔子庙,登泰山,访民情。各方知道皇帝要来,早就做准备,连说辞都演练了无数遍,自然很好,好得不得了的好。哪个省送的土特产,带着。哪个地方敬赠给皇帝的盘缠,收着。专门办事的大臣、太监们连带自己拿的那份都感觉心安理得。反正这些钱是要花出去的,天下人的钱不就是皇帝的嘛。我们是经办人,受累也得捞些好处才是。

“皇家豪华旅行团”一路顺大运河南下到了扬州,官员代表两淮盐运使伊龄阿,两淮盐总江春等接驾,皇帝的住处就安排在金山行宫,乾隆皇帝一住下来,就问莲性寺(今法海寺)在哪?

为什么?因为乾隆着急探寻康熙在那留下的印记。

早春三月,绿柳如丝,桃花含蕊,杏花还未开过,一片片或红或白落了一地。湖水春寒,涟漪澹澹。扬州及各地二百多官、商、学子,不远不近地侍驾。

乾隆弄清楚当年康熙走的哪条路后,就不再说话,挥手示意旁人离他远点儿。太监拦住,连军机大臣来宝等人都被屏在二十步之外。乾隆皇帝在前面独自走着,时而驻足,时而遥看,连连呢喃:这就是扬州!这就是江南(扬州隶属江南省)?

嗅嗅湿寒的空气,仰看云天,小雨初歇,层云倦怠横卧,铅色弥散,适合缅怀。皇爷爷也走在这条路,踩过铺地的青砖和卵石拼出的花样。圣祖把偌大的江山留给父亲,再托付给他。自己再学识斐然,能力再强也只独木难支,治理国家安抚天下,还要靠身后这帮大臣。即便知道他们营私舞弊、吃拿卡要,结党拉关系,也只能表现得如同御批常用的三个字“知道了”。对待臣下,就像圣祖说过的:用人要朝大处看,往好处想。木筷子质地疏松,但用它进热汤不烫手。

想着皇爷爷往昔对他的谆谆教诲,斯人已逝,乾隆不禁一声长叹,眼角含湿。

伊龄阿听到了,小声问武英殿大学士舒赫德:陛下……怎么了?

舒赫德摇摇头,小声说:一路上还好好的,作了不下百首诗,也许此刻正在酝酿诗意呢。

伊龄阿放心了。

江春抿抿嘴唇,略显沉重:今天,又是上巳节。

刚来扬州不久的伊龄阿,不明白江春这句话的意思。

舒赫德告诉伊龄阿,今天又是上巳节(三月三,通常为祭祀先人的鬼节),是说那年(1705年)圣祖来瘦西湖也是今天,写下《上巳日再登金山》,陛下不可能不知道这首诗。

伊龄阿恍然有悟地点点头。

乾隆步行来到莲性寺外,康熙当年的诗中,那将莲性寺围绕的莲花池哪里见得踪影?池水还冷,莲芽未发,更别说开花了。

乾隆感慨:即便是帝王,也得遵守四时规矩。池中熟睡的莲花宿根,根本不知道天子驾到。即便知道了,也会守住它们自己的时节,从不乱了方寸,更不会因为逢迎媚上,为难自己。想想身后一干人等,还不如一池懒睡的莲藕呢。

乾隆游览寺内,看完观音堂、拜拜罗汉殿,好像还在寻找什么。江春知道乾隆的意思,便请他移步,只两个弯便看到了那块刻在石头上的“众香清梵”匾,被稳稳地供奉在专门为它建造的亭子里。

乾隆小步急切上前,动情地触摸一笔一触,这是祖父的亲笔没错。对用心独到的江春说:能给朕说说圣祖来时的情况吗?

江春的父祖辈曾经参加接驾,当然知道康熙南巡始末。加上他文辞、口才俱佳,把康熙写这四个字的意境和情形说得一如亲见。江春还说,当年圣祖问众位随行大臣“香”有几种,人们说出了几十种,有的说出来的,是想都想不出来的“香”,令康熙龙心大悦,所以写下“众香清梵”。

乾隆听得来了兴趣,想效仿当年,召唤随侍人员聚拢,问问此刻、此地的瘦西湖,包括人世间能有多少种香气。

军机大臣来宝说:既然是莲性寺,少不了荷花的香气。还有正在开花的桃花、杏花的花香。

舒赫德说:翰墨香、纸香。

伊龄阿说:寺庙里的香火也香,炉香、熏香。

安定书院掌山王步青说:书卷香、经籍香、碑文、贝叶、竹简都有香。

甘泉书院掌山说:天香、云香、水香、泥土香。

梅花书院掌山想了想:百草香、心香、灵香、佛语、梵唱也会香。

皇帝问江春:你说说。

江春弃文从商,造诣颇深,大家都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意义不同的香气来,谁知他却说:衣香、膏香、头油香、脂粉香。

二百多随行者,可都是京城及扬州仕、第翘楚,江春有钱有势有地位有品位的人竟然说出这样的“香”,真是太跌份,有人甚至笑出了声。

乾隆看着江春,知道他是故意藏锋,想让他再说点有意思的调节调节气氛:江春,你们家还有什么香,说来给朕和诸位听听。

江春谢过乾隆,也谢众人,说:草民的家里还有罗帐香、窗帘香、米饭香、稻粮香,梧桐叶子落地香,榴花开过结籽香,慈母手中针线香、课儿膝下蒲团香,夏日冰露香、秋来柴草香、春天柳絮香、冬节炭火香。八角大料花椒盐粒香、残羹剩饭也有香,糕点美酒香更香,燕窝鱼刺香隐约,肥美鱼肉香扑鼻。小儿吸奶啧啧香,鸡鸭吃食口口香,还有……

江春口中说还有,却停住,看着乾隆皇帝。乾隆说:照你这么一说,家里家外,田间村里,街头巷尾,没有不香的了。

江春镇定作揖:皇上圣明。天下万物,倘能善抚善育,无有不香的。

乾隆皇帝苦苦一乐:你这是在教化朕。

江春跪倒:草民不敢。

乾隆赶紧要江春起身:起来起来,好好的郊游雅集,别动不动就跪。

人群中有声音:粪坑、猪圈就不香。

乾隆并不生气,江春也不说话,立刻另外的声音回答:这两者是不香。就像万事万物演化的道理,只要努力经营、善始善终,即便是猪圈、粪坑,也会变成猪肉香、小麦黄、稻花香,还有湖中菱藕香。

此人话音刚落,就有掌声和叫好声。乾隆皇帝凝望康熙留下的“众香清梵”四字,突然明白,这哪里是说香气,分明在说为君为臣的道理。天下之难事,如同粪坑、猪圈,如何换得猪肉肥厚,稻麦丰收,养活万民?帝王只一个,道理千万条,归结根本,励精图治,恩抚苍生,是他该做的,也是必须奉行的。

乾隆恭恭敬敬地朝“众香清梵”跪拜下去,隔空祷告:圣祖在上,孙儿明白此中真意。众香清梵,能化臭为香,要靠悲悯之心,智慧之梵,以及圣祖和上天的庇佑。

乾隆皇帝起身,对众人说:朕以为,爱民如子,说得好,也要做得好,才能真正走上强国富民之路!

众臣子、学子齐齐跪了下去,口呼:我皇圣明!

好了,今天的扬州童话就讲到这里。康熙手书“众香清梵”,至今还留在法海寺内,等待我们去寻访。

清朝祖孙两代帝王的治世爱民的理想和作为令人称颂,曾经由他们联手缔造的“康乾盛世”恩泽天下,也给扬州带来了富庶繁华,随之而来的滚滚如潮的文化、艺术气息,曲艺之香、诗文之香、文章之香、为人品德之香,至今还萦绕在这片美若天堂、大爱无疆的土地上。

敲一下木鱼,祝一声“众香清梵”,晚安!

作者简介:

涂晓晴,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曹操是怎样炼成的》《少年曹操》,少儿科幻小说《蓝蓝和外星人》《雨后讲故事》等。

编辑:凌鹏

(作者:涂晓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