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我奋斗我幸福】烈日下坚守,夜色下穿行……唯有汗水是“标配”

炎炎夏日,呆在空调房里是最舒服不过的。可是在我们身边,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烈日下坚守,为城市的项目建设和整洁美丽挥汗如雨;他们在夜色下穿行,为市民的惬意生活和生命安全默默付出。今天,让我们走近他们,了解他们的工作,倾听他们的感受。 

他们,在烈日下坚守

安全帽上装电扇

早出晚归焊钢筋

电焊工 周文根

昨天上午,在观潮路跨古运河大桥施工现场,周文根身穿厚厚的工作服,手戴厚厚的手套,脸上蒙着防护罩,正在进行钢筋焊接,钢筋上不时闪烁着焊花。这些钢筋连接体将勾勒出大桥的骨架,撑起大桥的脊梁。一根钢筋焊完,周文根摘下面罩,黑黑的脸上满是汗水。

今年45岁的周文根是观潮路跨古运河大桥电焊班的班长,每天忙碌在工地上。“天热,这桥面上更热,环境温度超过50℃。”周文根说,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所有人员都必须穿上厚厚的工作服,戴上手套,拿着面罩作业。

面对如此高的温度,他们怎么吃得消?“我们有一个发明,就是在安全帽上安装一个小电扇,让风不断吹进安全帽。此外,每人都配备了一个1500毫升的大水壶,一天两壶。”周文根一边喝水一边说。

“观潮路跨古运河大桥是一座景观桥,工艺复杂,大致要1700吨钢筋,需要将一根根圆弧造型或者其他造型的异形钢材进行焊接,从而打造桥梁的主骨架,撑起大桥的脊梁。”周文根说,每天早上,他4点半就要起床,5点钟便要与同事一起到现场作业。

“我做钢筋工10多年,做电焊工15年,在桥梁建设领域已经做了20多年。”周文根说,“看着自己参与建设的一座座桥梁,看着扬州不断变美,作为参与扬州重大工程的建设者,我心里感到高兴和自豪,再苦再累也值得。”  

烈日炎炎

每天多清理两车垃圾

环卫工 单长俊

昨天下午3时多,烈日炎炎,环卫工单长俊正在水建医院附近小区里挨个清理垃圾桶、清扫散落在地上的垃圾。他的脸上满是汗水,衣服也全部湿透。

单长俊老家在盐城。2002年,他来到扬州环卫部门工作,一干就是10多年。每天,他大约要清理300多桶垃圾。进入夏季以来,由于居民消暑需要,西瓜皮等垃圾迅速增多。每天凌晨3点,单长俊就要上路清扫,一直要忙到上午11点。下午2点,还必须再一次到小区清理垃圾,一直要忙到晚上6点才能回家。

“正常情况下,每天垃圾清运量为7车;现在是夏季,每天要清理9车垃圾。由于西瓜皮的增多,垃圾桶也重了很多,一车垃圾在1300斤左右。”单长俊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桶100多斤重的垃圾桶举过头顶,倾倒在垃圾车内。由于垃圾在高温下变质,搬运垃圾时还要忍受垃圾发出的臭味。烈日暴晒加上费力搬运,单长俊脸上的汗水没有停过,汗珠滴到眼睛里,他就用袖子擦一把,然后再继续干。

“环卫工作确实辛苦,我妻子也是一名环卫工,我们都是早出晚归。虽然又苦又累,但听到外地来的客人称赞扬州的城市和小区干净美丽时,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因为城市的干净和美丽有自己的贡献。”单长俊撸一把汗水笑着说。           

150℃沥青摊铺

一天行驶上百公里

沥青摊铺工 丁猛飞

昨天上午,文昌路解放桥东侧沥青摊铺现场一辆压路机上,驾驶室四面通风,没有空调,地上的热浪不时冲上来,让驾驶室成了蒸笼。丁猛飞双手操纵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今年30岁的丁猛飞是一名沥青摊铺工,他所在的建投集团市政处承担着扬州市主要道路的沥青摊铺任务。6月份,丁猛飞和同事们接到了文昌路广陵大桥至老市政府段的路面改造及沥青摊铺任务,此后一直奋战在文昌路改造提升的工地上。

高温下,喷洒在压路机钢轮上的水滴落在沥青面上瞬间便沸腾起来。“地面的沥青温度在150℃以上,驾驶室温度至少在50℃以上,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我们已经习惯在这样的热浪中工作了。”

丁猛飞的老家在淮安,开沥青摊铺车已经8年了。去年他来到扬州,投身到扬州城市建设中。“压路机来回碾压,看似很简单,但这是个技术活。因为压路机是来回行驶,有时必须倒着开。”丁猛飞说,摊铺的沥青平不平,压路机施工是关键,哪个地方要压多少次,哪个地方已经压过了,必须心中有数。每天,丁猛飞在沥青摊铺的道路上,要来来回回开行上百公里。

“文昌路是扬州东西向的主干道,我们必须抓紧施工,早一点完成道路改造提升工程。”丁猛飞说,他们每天早上6点多赶到工地,中饭、晚饭在路边吃一口,然后就继续干活。“尽管辛苦,但看着路在自己脚下一点点变得平整,心里就无比畅快。”

他们,在夜色下穿行

一单接一单地跑

衣服不知湿透多少回

外卖小哥 赵志昊

前天晚上快9点,外卖小哥赵志昊刚送完餐从望月路返回。拿下头盔,他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滑落,衣服也已被汗水浸透。略显疲惫的脸上,却挂着完成任务后的轻松。

赵志昊来自高邮,今年21岁,美团外卖秋雨路片区送餐员。“我每天送餐单数在35单左右,在站点属于中等偏上水平。”赵志昊说,“一般是早上9点后开始接单送餐,晚上9点后下班回家。现在是夏天,吃夜宵、点冰饮的人多了起来,所以晚上有时候会加班到十一二点。中午、晚上吃饭时间只有十几分钟。”

聊着聊着,赵志昊接到了一个新订单。记者跟着他来到一家奶茶店。接过奶茶,他仔细看着手里的单子,因为常常碰到有要求帮忙买烟买饮料的,所以遇到写着特殊要求的得着重划出来。看到这个订单并没有特殊要求,赵志昊便直接骑上车将奶茶送到目的地。对于送餐员来说,最担心的就是超时。

“提高效率,就不会超时,一天也能多送几单。”赵志昊说,“提高效率的唯一办法,就是对路线进行实地考察。”

因为天热,不少商店做活动,订单量一下子就上来了,需要送的东西种类也越来越多,尤其是饮料、水果更多了,也更重了。碰到没有电梯或者电梯拥堵的小区、写字楼,就要爬楼梯送上门。“送餐忙的时候,为了让顾客减少等待的时间,一单接一单地跑,一天下来衣服不知湿透多少回。”赵志昊说

一接到求救

就以最快速度赶往现场

急救医生 汪茂胜

“你们快来,润扬佳苑北门附近一辆电瓶车撞伤了一个跑步的人。”21日晚9:58,扬州市急救中心医生汪茂胜接到电话后,和同事立即出发。10:05到达现场后,看到一名男子正躺在地上。汪茂胜立即上前检查伤情,发现其腰部和头部受伤了。现场处理固定后,汪茂胜立即把伤者送到苏北人民医院救治。

随后,汪茂胜又接到了一个老人糖尿病发作的紧急求助电话,他和同事们再次出发,快速穿行在夜色里。

虽然这一夜是备班,与一线班相比轻松许多,但汪茂胜和同伴们还是忙得一身汗。“生命比什么都重要。”汪茂胜说,“一线班时,每天晚上都会出车10多次,常常刚想打个盹,电话声又响起,根本没法休息。事实上,即便躺在值班床上,也睡不着。”

汪茂胜今年35岁,毕业后从事过急诊、神经外科、重症医学科相关工作,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凭着高度的责任心、良好的职业道德、严谨的工作态度,他挽救了一条又一条生命。“只要一接到求救电话,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我们都会以最快速度赶往现场。”

作为急救医生,加班、爬楼抬病人、被病人家属误解等是常有的事,但汪茂胜从无怨言。每天重复着这样的工作,胃痛对于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腰伤也只是青春的烙印。“当看到病人转危为安、康复出院,看到他们家人开心的笑容,我就会觉得我的努力是值得的。”汪茂胜说。

稳健行车

深夜把客人安全送回家

代驾司机 张斌

前天晚上,在望月路枫乐居饭店门口,代驾司机张斌接到了一个代驾业务。张斌问候客人后,双手接过车钥匙,绕车一周巡查车身和停车位置,没有发现异样,便打开后备厢,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后备厢垫垫在后备厢里,然后将自己的电动车折叠起来,放到后备厢中。随后,他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座椅套套到驾驶座上,戴上白手套后,启动汽车,送客人回家。

一辆小型的可折叠电动自行车、一套工服、一个工牌、一顶头盔、一副白手套、一个背包(包里有座椅套和后备厢垫),这些是张斌的全部行头。

张斌有着26年的驾龄,本职工作是司机,兼职代驾三年多。及时靠谱、行车稳健、停车技术高……这些都是客户给张斌的评价。“我在单位一直从事驾驶员工作,开过十几种车型。这几年空闲时间多了,上下班时间规律,我就想在下班后从事代驾工作。”张斌的代驾生活很有规律:周日到周四晚上七点多出门,十点多回家,一晚上能接三四单。“夏天大家外出夜宵的多了,所以会适当延长工作时间。”

除了手机上接单,为了增加业务,张斌和望月路附近的几家饭店还谈了合作。一些客人酒后想找代驾,不会或不想在手机上预约代驾司机的,酒店可直接给张斌打电话。

头脑灵活的张斌还建立了代驾微信群,群里有30多人。“除了依托平台派单,组建团队的好处是有业务时大家能一起做,不至于放空,效率大大提高。”

记者 张孔生 赵磊 丁云

通讯员 余郁 杨环 王勇

编辑 于彬彬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