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关街】伊娄河边的乐园 | 田月

▉田月

运西小学的旁边就是伊娄河,我以前来过。最初看到乡民们淘米洗菜,后来也看到鱼虾断绝。今年夏日,多处洪水肆虐,但这里却有惊无险,瓜洲的减水闸挡住了长江洪水;农药厂的搬迁,从源头上断绝了污水的来源;伊娄河两旁早已做成驳岸,堤坝很结实,已成跑步路道,堤上杨柳依依,船还有,但不多,堤旁是碧绿的菜畦,水轻轻地流,风缓缓地吹,十分安详平和。

我和运西小学的孩子们在运河边,倒数321,孩子们整齐背诵李白的“齐公凿新河,万古流不绝。丰功利生人,天地同朽灭”。我喜欢听童声朗诵,单纯而清脆。更喜欢给孩子讲文史:李白不仅以“烟花三月下扬州”给四海留下了扬州的名片,但千万不要以为李白只钟情风花雪月,他非常关心国计民生。在这首诗中,他用了两个最大的词,时间传承是“万古”,空间造福是“天地”,诗赞地方官齐浣,更是赞扬州人民的勤劳和智慧!他用诗化的语言说的居然是科技:吴关倚此固,天险自兹设。海水落斗门,湖平见沙汭。唐代时扬州人在运河上苦心经营,创造出一整套从埭堰、斗门直至船闸等人工渠化河流的过船技术设施,使运河从古至今一直保持着畅通。而伊娄河的示范更为元代大运河的“截弯取直”提供了范例,少走了弯路,这是扬州的贡献,应当深情赞颂。可喜者,高年级学生于埭堰、斗门并不陌生,“小博士”甚至告诉我这是世界上最早船闸的雏形,是水利科技的一大进步,比欧洲荷兰运河出现的覆闸要早640余年。

运西小学立足校本,让伊娄文化“实”起来,从千年流淌的伊娄河滋养了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作用中提炼出伊娄河的“三自精神”,即:生于自觉,长于自信,繁于自强。我和师生们怡然徜徉在“伊娄故事园”“励志成长园”“伊娄文化园”“二十四节气园”中,一草一木、一花一石,成为自然、快乐、高效的课堂文化。学校注意培养孩子的良好习惯、注重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18个班级,有18块菜畦,沟壑纵横,阡陌整齐,田里是芹菜、萝卜、菠菜、药芹,品种齐全,错开季节,在老师指导下春耕夏耘,相互借鉴,你追我赶。周边围墙,靠墙处是紫薇凌霄、扁豆、丝瓜,前面是茄子、番茄、辣椒,菜畦的栅栏上是果菜、农具的图片,一年四季,春种籽,夏除草,秋收获,冬施肥。孩子们在田边地头,给我背诵“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我知道他们是真有体会,深有感触。

孩子们在宁静、自然、生态环境中幸福成长,课内课外,丰富多彩,坚持数年,好处已显。我艳羡伊娄河边的师生们。

编辑:凌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